New
product-image

可怜的我的男人

Special Price 作者:耿甥荩

纽约人,1934年8月18日P. 17悼念电话由富有的女士和她的gigolo支付给她的花店所有者的妻子

花店的女士在向女士送花时已经跑了过来,她觉得她应该去拜访妻子,并告诉她她是多么的难过

卖花人的妻子是一个外国人,但有很高的尊严 - 另一个有着精致唠叨的女人相比之下显得非常愚蠢和无情

查看文章